首页

APP 下载 六只脚
绿野户外网 首页 户外资讯 行业资讯 查看内容

万亿市场前景下,滑雪教练人才缺口问题何解?

2017-11-27 13:36| 发布者: 北京朱皮| 查看: 2356| 评论: 0|来自: ISPO

摘要: 又是一年一度的雪季来临。如今,滑雪正得到越来越多城市人群的喜爱,滑雪场的生意日益火热。但在这个万亿级的市场空间里,高素质的滑雪教练的稀缺,正在成为中国滑雪产业发展的一大制约因素。 ...

冬季来临,寒风越发呼啸,冷空气带来的除了严寒,还有新的一年雪季,以及一整个火热的滑雪市场。

于ISPO Beijing 2017发布的《中国滑雪产业白皮书》中给出了一组数据:预计2022年国内滑雪人口渗透率将达到 2%,将有 2600 万的滑雪人口,届时滑雪产业消费端年均市场规模将逼近300亿元——这还仅仅是雪场的生意。

在这个宏大的目标面前,行业还需要一步一个脚印,走好每一步。在巩固基础的过程中,滑雪教学的生意在近两年的增长势头明显,市场需求巨大,而滑雪教练则处产业链的关键节点上。

根据滑雪族数据显示,2016年滑雪教学的线上交易额是369万元,而2015年的数据仅有31万元,这其中的差距,也从一个侧面反映出滑雪教练的市场价值和需求。

雪场数量与滑雪人次的统计(by 滑雪族)

滑雪人群初次占比高,教练严重缺乏

滑雪人次&滑雪人数的比较(by 滑雪族)

国内滑雪运动起步较晚,大众对滑雪的了解相对较少,因此,在参与滑雪运动的时候,对场地、装备和教练的需求便相对较高,这也反映出目前国内的滑雪现状。

“中国冰雪运动起步晚、起点高。”北京滑雪协会主席李晓鸣向记者介绍道,正因此,滑雪教练员人才缺口非常大。

教练员数量紧缺的状况体现在每个雪季。据《工人日报》报道,2016年元旦小长假期间,崇礼县共接待游客12.6万人次,同比增长28.5%。背后的教练员数量,则从几年前的几十人上涨到近300人,但是依然出现紧缺的状况。

“教练有300人,目前够用。”万龙雪场的教练翔子表示,除此之外他们还有部分假日教练填补,而在等级上分为初级、中级、高级、竞技这样四个级别。

一个雪场便需要几百位教练,那么这些教练从哪来呢?据了解,教练的主要途径有几个:退役的运动员、取得资格证的职业教练、滑雪场培训的入门教练、雪友、特聘的国外职业教练等。其中,滑雪场短期培训上岗的教练占比最高。

红花学院教练在教学指导现场

此外,由于成本控制、教学需求、教练培养体系等因素的限制,顶尖教练员的数量相对较少,因此,不少雪场在起初的模式是寻找大量当地人,采用“师傅带徒弟”的方式。当地人通过担任滑雪教练的方式,既能够发展本地经济,提高居民收入,还在一定程度上解决了雪场教练员的用人紧缺问题。

然而,这就意味着,滑雪教练的水平很难保障。因此,如何保证教练员的能力,才是关系到雪场服务好坏的关键。尤其是对于众多初学者与参与滑雪的儿童而言,好的教练更是尤为关键。

但目前看来,国内教练员的培养上存在着巨大的漏洞。

资格证难受认可、无培养体系,教练培训矛盾重重

在教练员从业资格上,国内对此的认证仅有“社会体育(滑雪)指导员”资格证,但据记者了解,教练员们考取此证仅是符合法律规定的一个必要证件,该证在国内的认可度并不高。

“国内的滑雪指导员培训体系与国外的滑雪指导员培训体系发达的国家相比,还存在很大差距,目前国内只能做初级资质培训。”来自红花学院的负责人顾茂林表示,因此很多滑雪教练培训机构,均不断考取更高水平的国际滑雪认证,这其中包括欧洲、北美和新西兰等南美国家的资格证。

国内有不少培训机构开办了资格认证的业务

国内的资格认证水平不高,加上国内尚无滑雪教练培养体系,也没有相关部门制定规则对此进行推动和约束,最终导致了教练员的匮乏,高水平的教练更是稀缺资源。在这种情况下,教练的能力和价格,也都由雪场自定,参差不齐。

北京滑雪协会主席李晓鸣表示:“冰雪运动与夏季运动的发展规律是不同的,若要解决滑雪教练人才稀缺的问题,还需要企业政府等相关部门形成合力。”滑雪教练的培养也需要一步一步来。

更何况,对于幅员辽阔、四季分明的中国而言,非雪季的教练员就业问题也是一大制约因素。季节的现实问题,使得教练员的工作时间比较特殊,更是框定了人才培养的模式。万龙雪场的翔子介绍道,雪场教练在夏季主要以放假为主,少部分特长教练安排其他工作。

记者了解到,国际认证的资格证也成为不少教练员职业的发力点。对于他们而言,这样的资格证不光意味着更高的执教水平,也意味着,在国内的雪季过后,这些教练员仍可以前往南半球继续雪场教学与学习工作。

另外,巨大需求也促进着市场开始寻找自我解决的方法,不少滑雪教练的培训机构出现,在一定程度上弥补着这个缺口。

人才稀缺,教练培训会是一门好生意吗? 

滑雪教练人才缺口巨大,那么,教练培训目前的市场情况如何呢?“目前还不挣钱。”红花学院的负责人顾茂林这样告诉记者。

即便如此,这种类似于“经纪公司”的商业模式,目前已经较为完整。顾茂林表示,目前他的团队有10名教练员,均由公司签约并培训,雪季到来时进入合作的雪场工作,根据每人不同的工作范围和客户对象,教练员月收入在8K-20K不等。

而在到了3、4月份国内雪季结束时,顾茂林会带着他的学员前往新西兰合作雪场,同时也会进行一些学习和考试提升教练水平,并不断增补自身的教学模式和教案。

“有时候雪场会邀请国外知名教练,我们也能够从他们身上吸取经验。”顾茂林介绍道,在他公司最长时间的学员有三年,最短的则刚刚开始,而通过这样公司制的培养模式,红花学院入驻了多家滑雪场,并拥有了培训雪场教练的能力。

国内某滑雪机构培训框架

如今,国内滑雪教练培训已经有4-5年的发展,不光是红花学院,此类教练机构大大小小也有几十家。这部分公司瞄准的不仅是初次滑雪者,对于他们而言,高消费能力的滑雪人群以及青少年,是他们最为看重的消费群体。

从消费者角度讲,滑雪一般分为体验式滑雪和度假式滑雪,这两种情况占据了大多数。“简单的滑雪教练难以满足后者和青少年的滑雪体验。”顾茂林介绍道。

而对于度假型雪场而言,度假式滑雪可以带来大量的住宿、旅游和周边消费,因此他们也非常青睐能够“hold住”度假式滑雪和青少年滑雪的滑雪培训机构。

“目前的主要任务是促进零基础的滑雪人群转变成体验式滑雪者,第二步则是转变为滑雪爱好者。”李晓鸣说道。循序渐进,对中国滑雪产业的未来而言非常重要。

对于目前处在发展初期的中国滑雪产业来说,教练员的价值和作用是不可忽视的。这个行业需要解决的不仅是优秀教练的稀缺,更需要在人才的培育上形成体系化,在资格的认证上也需要更加完善。

在教练人才的巨大缺口下,无论是行政单位、雪场还是培训公司,都在不断进行着协调,试图填补上这一缺口。而冬季运动等一系列现实问题的进一步解决,还需要依靠滑雪市场的发展。在有了更多的滑雪人群参与时,在滑雪运动成为全民的生活方式时,我们的教练员等问题也将有更好、更市场化的解决方式。

十四年秉持“加速体育产业变革”核心理念的ISPO Beijing 2018将于2018年1月24-27日在首都北京国家会议中心盛大开幕! ISPO Beijing 2018在夯实原有滑雪品类优势的基础上,同步开拓冰上板块,融入冰雪旅游及包括赛事活动组织、培训教育在内的冰雪产业服务商,打通产业上下游,服务全行业。

展会同期2018年1月25日,亚太雪地产业论坛(APSC)也将继续举办,论坛将会秉持推动滑雪产业健康发展的初心,着眼中国滑雪产业人才培训教学、滑雪场的多种运营模式、信息化等角度,以“安全、可持续化、人才”为重心,共同探索滑雪产业良性发展的密钥,以期给行业提供一些解决问题的思路。

文: 体育产业生态圈 刘金涛


ISPO Beijing 2018网上参观报名现已火热上线

即刻点击此处 或 扫描二维码

免费入场参观!

来ISPO,看更多!


酷毙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漂亮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